香港中学同志期盼毕业出柜做自己

 

香港大学首次设立不以性别区分的性别友善洗手间,却遭个别团体抨击,还有家长致电港大校长表示反对。大学作为相对开放的场所,推进性倾向和性别友善政策竟然举步为艰。在中学建立相关友善空间,更是难上加难。同性恋中学生Troye(化名)以过来人身份,剖析校园同志面临的困境。

今年升读中学六年级的Troye,在中学一年级就确定自己是Gay,但过去五年只感受到校方对同性恋忌讳多、了解少,令他的学习生活非常压抑。即将考文凭的Troye期盼尽快毕业,他相信只要离开中学,就能放开做自己。他说:“毕业之后,我和中学老师不再有师生关系,他们没有义务‘纠正’我,也不能因为觉得我‘不对’就强迫我‘改变’。”

在宗教背景的中学里,Troye最怕宗教早会,因为每年总有一次以同性恋为主题,内容离不开负面评论和斥责。“老师会说同性恋是‘罪’,然后用来历不明的数据,宣称同性恋和父亲的关系不好,还说这群人有肠胃病。我在台下听,担心他们直接针对我。”

除了早会,即便是探讨社会问题的通识科,同性恋也被视为“禁忌”。中学五年级的时候,Troye需提交自选课题的通识科专题报告,成绩计入公开考试分数。起初他想探讨年轻同志遭受歧视的情况,以及是否应该订立性倾向歧视条例,但老师审核课题后问他:“你要怎样找到这群人?难道去Gay Bar?”Troye担心反驳会触怒老师,导致自己被扣分,只好无奈改题,但心里很难受:“他一开始就否定我,其实接触同志不一定要去Gay Bar,你面前就有一位同志,我们和其他人没有分别。”

当前香港通识课程里,性别话题和“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以及“今日香港”两个单元息息相关,所以Troye选择的课题并没有偏离课程。老师尚未查清研究方法便否定课题,背后的原因更是毫无根据,Troye质疑这只是基于对同性恋的无知,无助学习和进一步讨论。

除了老师的偏见,Troye还要面对同学的嘲讽。从小学一起升入中学的老同学对朋友说Troye从小留意男生,还特地问他是不是同性恋。Troye知道这并非关心,“当时很害怕,不敢公开,担心他们知道以后恶整我、排挤我”。

Troye坦承一直渴望与可靠的同学分享:“学校里的大部分时间都要面对同学,,找到几个倾诉对象已经让自己舒服很多。”中学三年级,他结识了两三位可以信任的同学,某天放学后忍不住向好友出柜,对方平淡地说:“OK,没问题。”之后如常一起吃午饭,并且帮Troye保守秘密。

不少青年在中学时期察觉到同性取向,但校园里极少谈及相关资讯,部分学校甚至予以斥责。虽然年轻一代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大幅提升,类似Troye的青年在小圈子里出柜已经比较轻松,但这是否代表中学普遍友善?校方和教师除了回避性取向和性别话题,还有解决办法吗?

①本站解压密码统一为:www.aoogod.com
②网盘下载方法见首页顶部文章说明
③本站资源有会员投稿审核后发布,侵删
④蓝奏云连接失效官方解决方案,将连接中的“lanzous”改为“lanzoux”就能正常访问
【爱搞帝】 » 香港中学同志期盼毕业出柜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