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警性事》(完结)

作者 : fyydln 本文共96633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42分钟 发布时间: 2020-11-7 共230人阅读
带着自己在渔场里看上的那个中年人,下了出租车,高天跟他拐进自己家的小区。在上楼梯时,心虚的中年人不安的看看他“兄弟,家里人会不会回来呀”高天笑了,捏了一下中年人圆圆的屁股“怕什么,如果不方便,我怎么敢带你回来”被他的大手捏的浑身酥麻的中年人小声的哼一声,“兄弟,一会你可轻点,我怕你把哥操死”高天淫亵的笑着,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抱歉,隐藏内容须成功 登录 后刷新可见!
第一章 结束与开始
带着自己在渔场里看上的那个中年人,下了出租车,高天跟他拐进自己家的小区。在上楼梯时,心虚的中年人不安的看看他“兄弟,家里人会不会回来呀”高天笑了,捏了一下中年人圆圆的屁股“怕什么,如果不方便,我怎么敢带你回来”被他的大手捏的浑身酥麻的中年人小声的哼一声,“兄弟,一会你可轻点,我怕你把哥操死”高天淫亵的笑着,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靠在床上,摸着自己胯下已经硬挺挺的大鸡吧,一边抽着烟。这个中年人是自己主动跟高天搭话的,眉眼之间在说话时一直盯着高天粗壮的身体和隆起的胯下,本来就是想去找人发泄一下的高天见他还是很端正干净那种男人,尤其是已经发福的胖乎乎的身体,便暧昧的回应了他的暗示。当这个姓王的中年人把他带到边上的厕所里,看到了高天那已经硬了的黑粗的大鸡吧,他爱极的一下抓住,蹲在地上,吞进了自己的嘴里,高天舒服的哼着,享受着这个口交技术很好的男人的吮吸,结实的屁股挺着大鸡吧,在他嘴里抽动着。“恩—兄弟,想操哥吗—恩—”中年人抬起头,渴望的看着他,用灵活的舌头舔着那紫红色的大龟头,高天没有想到他要主动献身,这样的事当然要接受了。中年人站起来,帮他提上裤子,不舍的捏一把,两个人出了厕所。本着节约的意思,没有去开房间,高天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
高天的鸡吧又粗又大,黑褐色的肉棒上是紫红的大龟头,因为刺激已经开始流出一点点亮亮的淫水,他把烟弄灭,忍不住下了床。他走进浴室,正坐在马桶上的老王脸一下红了,原来他正用淋浴的水管在洗自己的屁眼,但看到高天那亢奋的身体,尤其是胯下那硬邦邦的大鸡吧,撩人的哼一声,继续把水管伸进自己的后面。高天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所谓的灌肠,刺激的靠过来“哥,怎么样洗的,我看看”老王不自在的呻吟一下,但还是翘起了自己的浑圆的屁股,拿下喷头的水管插进他紧紧夹着的屁眼里,他哼一声,把水管拿开,褐的多皱的屁眼蠕动着,一下张开,一股水流喷射出来。第一次看到这一切的高天忍不住夹紧了自己的屁眼,他蹲下来,摸着老王那白白滑滑的大屁股“哥,你再弄一下,让我看看”老王脸红的哼一声,还是把开着的水管插进自己的屁眼,高天刺激的摸一下那紧紧夹着水管的屁眼“恩–兄弟—别—恩–哥受不了的”忍不住刺激的老王身子一软,水管拿开,灌进直肠的水喷出来。高天淫亵的笑了,拍一下那圆圆的屁股“哥,来,叫我看看,屁眼洗干净了吗”说着把他转过来,老王呻吟着扶着自己的腿,翘起了他浑圆性感的屁股。他的屁股很白,又大又圆,只有中间的股沟是褐色的,淡淡的几根毛中间,他深褐色的屁眼蠕动着,刺激着高天的眼球和欲望。他亲一下那浑圆的屁股,用手扒开那紧缩的屁眼,褐色的屁眼张开来,露出里面浅色的嫩肉,可能是因为被操的多了,已经没有粉嫩的红色。第一次看到洗的这样干净的屁眼,第一次这么近的看清楚要被大鸡吧插的屁眼,高天忍不住哼一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舔一下那已经一点异味都没有的肉洞“恩—兄弟—喔—好痒–”老王呻吟着,那被舌头舔过的屁眼收缩着,高天的舌头一下,又一下的舔上去。
屁眼被舔弄的老王几乎要站不住了,扶着浴缸呻吟着“啊—兄弟–恩—哥受不了—哦—浪死哥了—”高天曾经也舔过别人的屁眼,但那种没有洗干净的,带着异味的屁眼,叫他的欲望很受打击,他蹲在老王的后面,刺激的舔着,亲着,用自己的舌头向里顶着,下面的一只手撸弄着老王那被刺激的硬硬的大鸡吧。喘息着抬起头,他刺激的舔一下自己的的嘴唇,那被自己的舔弄的水淋淋,湿忽忽的屁眼叫他的欲望达到了顶点,曾经在A片里看到的镜头,叫他拿过了边上的沐浴露,挤出一些,涂到了那收缩的屁眼上,一根手指借着润滑,慢慢的插进了那热乎乎,肥美的肉洞中“啊—兄弟–恩—轻点–啊—”老王不知道是呻吟还是央求的扭动着。应该是被插多了的屁眼已经不很紧,但热乎乎,肉忽忽的感觉还是很刺激的,高天喘息着又加上了一根手指“恩—宝贝–啊—插死哥了—恩—”老王有些夸张的呻吟着,被两根手指插弄的屁眼有节奏的收缩,高天忍不住了。
站在弓着屁股的老王身后,他喘息着,把自己硬挺的大鸡吧顶到了那被自己玩的已经松弛的屁眼上,屁股一挺“嗤”的一下,一下干进去“啊—慢点—恩–大鸡吧太大了–啊—操死哥哥了—”老王抖动着,那热乎乎的屁眼紧紧包住了那粗硬的大鸡吧“噢—大哥—大鸡吧爽死了—”高天抱着老王的腰,舒服的感受着自己那粗硬的大鸡吧被批眼紧迫包住的舒服,老王呻吟着扭回头,高天迟疑一下,低头亲上了他的嘴,两个人的舌头缠在一起亲吻着,下面紧紧连在一起的部位顶着蹭着。高天呻吟一下,抓着他肉忽忽的胸脯,下面的大鸡吧开始不安分的插起来,灼热的大鸡吧被那滑腻的屁眼包裹着一进一出间的那种摩擦,那种刺激,叫两个人的欲望开始急剧膨胀,毛茸茸的小腹碰到他浑圆的屁股上“啪 啪”直响“啊—宝贝—大鸡吧干进哥肚子了–恩—操死我吧–啊—哥爽死了”浪极的老王快活的哼叫着,迎合的向后挺着自己的屁股,高天呻吟着扳着他的腰,大鸡吧开始猛力的顶着,插着—-。
松开几乎站不住的老王,高天把自己胀的难受的大鸡吧抽出来,拉着酥软的老王回到卧室,一下推到已经铺上毛巾的床上,站在床边,抬起了他的腿“啊—宝贝—你会操死哥的–恩—等一下—叫哥歇一会”但欲望刺激下的高天怎么会停下来,他把老王拖到床边抬高他的腿,露出被自己插的洞开的屁眼,大鸡吧一挺,一下插进去“啊—慢点–恩—好兄弟—好老公—恩—哥屁眼插烂了—”老王哼叫着努力收缩着自己的屁眼,包裹着那被自己摩擦的越发粗硬的大鸡吧“噢–好老婆—我爱死你了–恩—大鸡吧爽死了–”亢奋的高天喘息着,一边插着,一边伏下头,亲吻着他呻吟的嘴唇,两个人的身体挤压着,扭动着,起伏着—-。
不知道是因为太兴奋,还是因为老王的屁眼太松了,今天的高天换了两个姿势,还没有射精的意思。他喘息着,松开老王,仰在了床上,那根被屁眼摩擦的越发粗大的大鸡吧高高挺着,老王呻吟着,浪极的跨在他身上,把高挺的大鸡吧一下坐进自己的屁眼“啊—太大了–恩—大鸡吧顶进肚子了–啊—”他扭动着,扶着高天的胸脯,下面的屁股向下压着,套着。高天舒服的哼着,摸着他肉肉的胸脯,一只手抓住了他胯下被自己操硬了的大鸡吧,借着上面流出的淫水,刺激的撸弄着“啊—兄弟—别–恩–哥忍不住的—啊—”已经被操弄的快要疯狂的老王呻吟着,把身子向后仰,挺出自己的大鸡吧,让他玩弄,高天看着这个光光的中年男人被自己操弄的浪极的样子,全身的欲望开始往下面会聚,他知道自己也要高潮了。呻吟着,他挺着自己的大鸡吧猛力的向上顶着,那只手刺激的套弄着那已经涨到极点的大鸡吧“啊—不–不要—恩—哥要死了–啊—”仰在他身上的老王扭动着,已经酥麻的屁眼努力的收缩,被大鸡吧顶弄的酥麻屁眼深处一阵阵发麻,他抖动着,屁眼剧烈收缩,一股白浆在大鸡吧里狂喷而出,他被操射了。剧烈收缩的屁眼夹的高天浑身一麻,涨到极点的大鸡吧猛顶几下”啊—宝贝—我操—操—-“硬邦邦的大鸡吧跳动着,顶在屁眼深处,一股股热流狂喷到屁眼深处—-。
两个几乎同时达到高潮的男人还没有享受够那种消魂的快乐,房间的门一下被推开,一个惊呆了的女人站在那里。在看清楚床上的一切后,疯狂的叫骂着,扑了上来,回过神来的高天,一下抓住她,对惊慌的老王说“你先走吧”老王慌乱的穿上自己的衣服,急忙跑出去“高天,你个挨千刀的,啊—你个狗娘养的—老娘跟你没完—-”看着在自己手里挣扎的女人,高天知道,自己的婚姻要结束了。
虽然已经结婚有7年了,但那名存实亡的婚姻又怎么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情况下的孩子可以挽回的,而且高天早就知道,自己的老婆在自己不在家的时间里,已经有了别的男人。就这样,在把孩子留下来的条件下,两个人离婚了,老婆没有要什么,只是把家里所有的存款都拿走了,在媳妇的嘴里知道一切的父母没有跟他说什么,只是把刚刚4岁大的孩子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高天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高兴,还是悲哀,但他知道,自己的生活又可以重新开始了。但对他没有什么感情的那个女人,把他的事竟然跟部队的领导反映上去了,就在他打算回部队时,一张转业通知单和一封信送到了他的手里,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他同意了信上的建议,决定按信上的意思,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城市,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第二章 海上风情

坐在码头的候船厅里,高天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心里真的挺茫然的,家人异样的眼光,孩子无辜的笑脸,叫他的心酸酸的。只是收拾了一点简单的行李,他把空下来的房子租了出去,房租也算给孩子的一点生活费。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生长过的家,他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样子,虽然在部队已经生活了快十年,但一个孤独的去了异乡,他坐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感觉着自己是那么的孤独。
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问清楚了他的位置,叫他到6号的检票口去。高天拿起自己的行李箱,来到对方说的位置“你是高兄弟吧,我就是黄哥”一个穿着海员制服的男人笑着迎上他。高天笑一下,这是一个本地的同志朋友在听他说要走时,说可以帮他安排船票的事,这个结实的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朋友说的帮忙的人吧。“走吧,我先带你上船,一会人多,就不好走了”黄哥热情的帮他拿着箱子,高天个着他,过了检票口,才知道黄哥带他上的船,是条很大,很新的大船。“因为老李跟我说的比较急了点,实在没有闲票了,你就跟哥哥我凑合一下吧”黄哥带他上了船,笑着说,高天忙笑笑“那多不好意思,要不我等下一班吧”黄哥脸一沉“怎么,哥这点忙还帮不上呀,来吧,我先带你去躺一会,船要等很大一会才上客的”说着,拿着他的箱子,带着不好意思的他,来到了位于船头的一个房间。进去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那种很小,很简陋的普通舱,两张小床,除了桌子还有个电视。黄哥把他箱子放到一边“哥好赖也是个大副了,怎么样,这样的高间还满意吧”高天笑了“当然了,我可是第一次住这样的舱”黄哥笑了,看看他“兄弟,你先躺会吧,我还得去看看,等船开了,我再来陪你说话”高天忙点点头“哥,你快忙你的吧,没有事的”黄哥笑笑,走出去。
高天趴在小窗户上,看一下乱乱的港口,躺到了一张床上,烦乱的心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这个黄哥人长的挺精神的,还很结实,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是的话,那还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对象。这半个多月没有发泄的欲望,叫高天的下面有点涨涨的,脑袋里幻想着黄哥如果光着身子的样子,苦笑着摇一下头,也许人家根本就不是这样人,只是老张认识的朋友。他躺不住了,坐起来,看到里面好象是个卫生间的样子,开门一看,还真的是,并且有淋浴的,方便一下,他回到床上。
无聊的打开电视,没有图象,他奇怪的看看,原来真的没有接收线路的,却是连着下面一个VCD的,他把VCD也开了,看一下,里面还真有张碟片,按了一下播放。音乐过后,一个健壮的外国男人躺在游泳池边,一边摸着那泳裤根本掩盖不住的胯下,一边看着泳池另一边一个在割草的园丁。高天高兴的笑了,他知道了,黄哥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看着那个健壮的外国男人脱下泳裤,用那粗大的大鸡吧在勾引那个园丁,高天的欲望开始膨胀,这个片子他也看过的,那个外国男人被粗大的园丁操的哼叫的样子让他印象很深。他怕进来人看到,又怕自己忍不住打飞机,便把电视关了,躺在床上,思索着怎么样勾上那个壮实的大副。他把自己的上衣脱了,迟疑一下,又把裤子也脱了,对于自己的身体,他是很自信的。常年锻炼的他,虽然现在没有象健美运动员那样的块头,但饱满粗壮的身体还是充满了力量,配上淡淡的胸毛,真的很性感。他看一下自己身上的内裤,是那种普通的平角内裤,想一下,在箱子里拿出一条内裤换上。那是一条他还没有穿过的,黑色透明三角裤,紧紧包着那已经硬硬的大鸡吧的把薄薄的内裤几乎要撑破,浓密的阴毛和粗大的大鸡吧一览无余。他满意的看一下,躺到了床上,等待着一会要发生的事情。
在汽笛声里,船终于开了,躁动的高天也开始期待黄哥的到来。听到外面的开门声,他忙转过身去,把自己结实的后背,和被透明内裤包裹着的浑圆的屁股冲着外面,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比直接裸露着身体,还要充满诱惑。脚步声来到了床边“睡觉了,兄弟”是黄哥有点激动的声音,高天没有动,床一沉,黄哥坐到了他身边。高天听到了他的喘息声,等待着,一只手慢慢放到了他毛茸茸的腿上,轻轻的摸弄着,高天还是没有动。那只手慢慢的摸到了他被透明内裤包裹的屁股上,隔着薄薄的内裤被轻轻摩弄的屁股酥麻的叫他差点忍不住哼出来,但他发出的喘息声,还是让人知道了他的激动。又一只手摸到了他的背上,摸着他结实宽厚的肌肉“兄弟,兄弟”黄哥激动的小声叫着,高天仍没有动。期待中,一股热气扑到他的酥麻的屁股上,一个热乎乎,湿湿的东西贴到他内裤上,是黄哥的舌头,隔着那薄薄的内裤,舔弄着他敏感的屁股。高天哼出声来,想转过身,但黄哥的手按住了他,那热乎乎的舌头在他屁股上贪婪的舔着,亲吻着“恩—哥—哦–好痒—恩–”高天忍不住了,扭动着,但屁股被黄哥有力的手抱着,那灵活有力的舌头把他结实浑圆的屁股仔细的舔了个遍。以为要停下来的高天感觉到了那湿 湿的舌头顺着他裂开的屁股沟中间舔下去,那湿忽忽的瘙痒,叫他忍不住弓起屁股,但这样的姿势更加方便了那刺激的深入。“恩–哥—不–恩—好痒–啊—”有力的舌头从会阴舔上来隔着内裤顶蹭着他骚痒的屁眼,他相信,如果不是有内裤隔着,那条舌头一定会顶进他的屁眼。在他的呻吟声里,一只手从胯下伸过去,抓住了他几乎撑开内裤的大鸡吧,刺激的摸弄着“啊–哥—我受不了了”高天装不下去了,他知道黄哥一定是个老手了,那新鲜的技巧刺激的他欲望沸腾“恩–宝贝,–想叫哥操你吗–恩–”黄哥喘息着,继续刺激着他收缩的屁眼,同时下面的手也刺激的摩弄着这个男人粗大的大鸡吧。高天呻吟着,翘着被刺激的骚痒的屁股,扭动着,他那已经被男人开发过的屁眼已经极度的期待大鸡吧的操弄“啊—我要–哥–恩–来吧—操我吧–恩—”他淫浪的央求着,一只手伸到了后面,摸到了黄哥的胯下,抓着他裤子中间隆起的地方,刺激的揉弄着。但经验丰富的黄哥不想马上满足他,他一边示意他解开自己的裤子,一边扒下了他已经被舔湿了的内裤,高天那长满了毛的屁眼露了出来,褐色的肉洞收缩着,上面沾满了黄哥的口水,黄哥的舌头没有阻力的舔上去“恩—哥–啊—来呵—操我吧–恩—哥–我要—”高天已经抓住了他胯下内裤里硬邦邦的大鸡吧,那没有自己的长,但同样粗大的大鸡吧叫他屁眼痒的越发难受。
被这个粗壮热情的男人刺激的亢奋异常的黄哥也忍不住了,他抽出了插进那紧迫的屁眼中的手指,站到了床边,骚痒的高天主动的跪在床上翘着自己浑圆的屁股,那被黄哥玩的发痒的屁眼蠕动着,露出来。黄哥喘息着,在床边的桌子里拿出润滑油,挤到了他多毛的屁眼上,自己粗硬的大鸡吧顶上去,蹭着那叫自己亢奋异常的肉洞“恩–来吧–哥–我要–恩–”在这个粗壮的男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欠操的样子的高天呻吟着,骚浪的哼着。黄哥吸口气,大鸡吧对着屁眼插进去褐色的屁眼张开,粗硬的大鸡吧徐徐干进去。身子一抖“啊—慢点–恩–哥–啊—”高天呻吟着,粗硬的大鸡吧仿佛要把自己朋友撑开的那种涨满和充实,叫他忍不住叫起来,近旁破的朋友紧紧夹着那涨极的大鸡吧。黄哥呻吟一声,让大鸡吧整根的干到底,没有马上抽插,摸着他结实浑圆的屁股,感受着被那灼热紧迫的朋友包裹的舒服“骚货–恩—舒服吗–恩—喜欢哥操你吗—”他抓住他胯下因为被操而越发涨挺的大鸡吧,屁股一挺,朋友里的大鸡吧顶一下,慢慢的插起来“啊—哥—好爽–啊—大鸡吧操的朋友舒服死了–恩—操我–操–”高天扭回头,索取的亲吻着黄哥,下面的屁股迎合的扭动着。黄哥舒服的哼着,已经适应下来的大鸡吧开始用力的插弄着,看着这个壮实的男人在自己的大鸡吧下婉转呻吟的骚样,他的欲望被刺激的越发亢奋,抱着他屁股,大鸡吧猛力的插着,顶着—。
喘息着抽出大鸡吧,叫高天仰在床上,抬着他的腿,把那被自己操的洞开的屁眼露出来,大鸡吧一挺,一下又干进去“啊–哥—我要–恩—操死我吧–恩—用力操我呀–恩–”高天这段时间压抑的欲望爆发了,弹性极好的屁眼夹着粗硬的大鸡吧猛力的收缩,两手摸着黄哥多肉的胸脯,骚浪的哼着。黄哥喘息着,抗着他的腿,大鸡吧整根的干着,插着,两人身下的床晃动着,加上身体的碰撞声,是那么的淫秽,那么的刺激。不知道是因为高天的屁眼实在是太会夹,还是黄哥太兴奋了,就在高天正浪的舒服时,黄哥呻吟着,猛力的把大鸡吧深顶几下“啊–宝贝—恩–哥干死你–我操–操—”他抖动着,把大鸡吧一下干到根,一股股热流狂喷到了他屁眼深处。知道他射精了的高天虽然有点不满足,但还是浪极的抱紧他,紧迫的屁眼紧紧的夹着他跳动的大鸡吧,收缩着,仿佛要挤干净他所有的精华—-。
趴在他身上的黄哥喘过气来,有点脸红的笑了,亲一下他“舒服吗,宝贝”高天笑了,点点头,亲一下他流汗的脸“舒服–恩–哥–你真棒”黄哥笑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忍不住了,都是叫你个骚货闹的”身下的高天淫亵的笑了,屁眼一夹,那已经软了的大鸡吧一下被挤出来,他抱着黄哥一翻身,把他压到了下面“哦–宝贝,你叫哥歇歇—恩–”被压到下面的黄哥知道他要做什么,呻吟着,想挣扎。高天笑了,压着他,低头咬住了他一只奶头,刺激的吸吮着“恩—好痒–哦–宝贝–痒死哥了—”酥麻的黄哥扭动着,在他身下蠕动着,这样更刺激的高天的大鸡吧越发的涨硬。高天喘息着,倒跨在了他的头上,把自己的大鸡吧塞进了他的嘴里,黄哥只好含住它,慢慢套弄着。高天舒服的哼一声,抬着他的腿,把他的身体弓起来,那还带着淫浆的软缩的大鸡吧下面,湿漉漉的卵蛋上也是淫水。簧哥身上没有什么毛,但胯下毛很多,连屁股中间也都是毛,那褐色的屁眼在毛里面露出来,高天的一只手摸着那应该是也被人经常操的褐色屁眼“恩—兄弟–呜—等一会–恩—”吐出嘴里的大鸡吧,呻吟的黄哥央求着,但被高天压住的身体,怎么也挣扎不开。高天纯系着,干脆扳起他的屁股,让他弓的更厉害,自己的嘴亲到了他毛毛的屁眼上,用主焦点舌头猛舔着“恩–不–哦–不要–恩—”弓着身体的黄哥呻吟着,挣扎着,那被舔弄的屁眼开始发骚了,但不想就这样满足他的想法,叫他想挣扎开。高天抱紧他的屁股,舌头开始想屁眼里顶着,那被口水弄的湿忽忽的屁眼被有力的舌头顶进去。高天拿过恶劣边上润滑油,挤上去,把手指插进去了一根“恩–宝贝–你好坏呀–恩—”屈服下来的黄哥呻吟着,迎合的扭动着,用手套弄着自己脸上高天粗硬的大鸡吧,高天笑了。
让黄哥仰在床上,抬高了自己的腿,露出他已经松弛的屁眼,高天跪在他下面,把自己的大鸡吧顶上去“恩–宝贝–你可慢点– 恩–大鸡吧太大了–哦–慢点–恩—”在黄哥痛苦的呻吟声里,那粗硬的大鸡吧已经徐徐干进去。虽然屁眼也被人经常操,但高天这样的大鸡吧毕竟很少见的,那粗硬的大龟头刮着他的直肠,几乎要把屁眼撑开的涨满,叫黄哥痛苦的抖动着。高天没有再往里插,进去一半的大鸡吧就这样被他紧迫的屁眼夹着,摸弄着他因为紧张而抖动的身体,捏着他的奶头,一只手套弄着他软软的大鸡吧“啊–宝贝–你好狠呀–恩–哥叫你操死了–恩–”适应下来的黄哥骚浪的呻吟着,手摸一下那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鸡吧,高天乘机一用力,大鸡吧一下干到根“啊–不–恩–大鸡吧干进肚子了–啊—”抖动的黄哥仿佛又一次被开苞般的哼叫着,扭动着,被高天紧紧压住。高天亲着他因为痛苦变形的嘴“恩–哥–没有事的,就好了–恩–你好紧呀–”缓过来的黄哥又气又羞的打了他一下,一下抱住他,两个人的嘴亲吻在一起。高天抬起头,抱着他的腿,大鸡吧开始慢慢的动起来“恩–轻点–啊—太大了-啊—慢点–恩–”黄哥呻吟着,极力的放松自己的屁眼,去适应着那缓慢的插弄—。
黄哥的大鸡吧慢慢的被摸硬了,那种贯穿般的涨满,叫他忍不住欲望浪起来,圆圆的屁股上下扭动着,屁眼一张一合的夹着进出的大鸡吧“恩–舒服了吧,哥–恩—大鸡吧好爽—恩–”高天舒服的哼着,大鸡吧开始用力的插着,顶着“啊–宝贝–你操死哥了–恩–哥浪死了–恩–”高天亲吻着他开始发骚的脸“恩–爽吗哥—哦—屁眼真好—我操–操死你–”高天亢奋的插着这个刚刚干过自己的男人,被征服的快感变成了征服别人的快感,他咬着黄哥的耳朵“恩–哥–要不要换个姿势”黄哥呻吟着,又羞又浪的点点头。高天笑着,把大鸡吧抽出来,仰身躺正在了床上,紫红色的大鸡吧挺立着,黄哥呻吟着爬起来,跨早了他身上,扶着大鸡吧慢慢的坐进了自己的屁眼里。这样的姿势,不但不用费力的去动,还可以看到被自己玩弄的人那骚浪的样子,手还可以玩他的奶头和下面的大鸡吧。黄哥呻吟着,仰起身子,叫他更方便的撸弄着自己的大鸡吧,屁股扭动着,上下动着“恩–宝贝—浪死哥了–啊—哥会被你操死的–恩—”高天笑着,舒服的哼着,配合的向上顶着自己的大鸡吧—。就这样,高天和他换了几个姿势,才把自己攒了很久的精液射进了他屁眼里,此时的黄哥,已经被他操的浑身酥软,无力再动了。
缓过劲来的两个人去卫生间洗了一下,躺在床上缠绵了好一会,黄哥告诉他,自己听老张说过他的事,把自己也离婚的事告诉了他。两个结束婚姻的男人抱在一起,狂乱的亲吻着“宝贝–恩–哥很喜欢你,其实船上还有位置的,是哥想有机会跟你在一起,才告诉你没有的”高天笑了,亲一下他,黄哥也脸红的笑了“兄弟,以后哥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玩,哥都陪你”高天摸着他浑圆的屁股“好,你多少时间跑一次船,到时去找我,我们好好的玩”黄哥点点头,一下想起了什么“哎呀,我都把检查的时间忘了,宝贝,你想睡会,哥要去看看,一会回来陪你”亲一下他,爬了起来。高天点点头,拍一下他的屁股,看他穿上衣服,又变成了一个威武的大副,黄哥亲一下他,又低头亲一下他已经软了的大鸡吧,笑着出去了。

第三章 新的开始

在船上的一夜,高天和黄哥玩了3次,把自己积攒的欲望都发泄到了他身上,把黄哥操得又痛苦又快乐,等船到了港口时,天已经大亮了。黄哥他们只休息一天,晚上就要往回返了,所以必须在船上看着下面人检修,在把自己的电话叫他记好以后,黄哥送他到了码头上,才不舍的回船了。
吸一口早晨新鲜的空气,看看这个陌生的城市,高天的精神已经在离婚的阴影里恢复过来,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就要在这里开始。看看表,还比较早,他没有急着去报到,找个干净的小店,慢慢的吃了自己在这里的第一顿早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打了个车,来到了市公安局,他的新工作就是在这里。问清楚了副局长的办公室,他进了大楼,敲一下写着名牌的办公室门,在里面说出请进后,走了进去。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一个40多岁的中年警察,打量着进来的他,眼睛里闪着欣赏的光彩。“您是孙局长吧,我是高天,这是我的介绍信”姓孙的局长眼睛一亮“好小子,你就是高天呀,来坐吧,怎么,是刚到的呀”他热情的拉高天坐到沙发上,叫高天感觉有点不自在。看着他笑笑,孙局长拍拍他的肩“你的事,老赵都跟我说了,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以后,就在孙哥这里,有孙哥照顾你”高天不自在的笑笑“谢谢孙哥”他知道这个孙局长跟那个人是老战友,关系不一般,所以他知道自己的事,应该是很正常的了,但心里有点不舒服。
他犹豫了一下,看一下孙局长“孙哥,不知道我的工作怎么安排的”孙哥笑了“老赵来电话时,我就已经都安排好了,急什么呀,哥带你先玩两天,再去上班一样的”高天笑了“哥,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当然知道什么是重要的”孙哥排一下他的肩,笑了“好的,工作吗,当然是跟我一样,做警察了,一个是留在局里,我给你先弄个局办公室副主任,再就是到下面去,是到刑警队,还是去所里,都可以,一定是带长的”高天看看他带着期盼的目光“哥,我看我还是先到下面去吧,毕竟对警察业务我还是不了解,先把工作熟悉了吧”孙哥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很高兴的拍拍他“知道吗,哥更希望你留在我身边,我可以更好的照顾你,但对你以后的发展不多好,既然你这样想,那最好”高天理解的点点头。笑了一下“刑警吗,我怕我做不好,我比较懒,怕吃苦的,还是去派出所吧”孙哥笑了,打他一下“你小子,行,你的事,你想怎么样都行”高天感激的看着他“谢谢哥”孙哥笑了,暧昧的摸一下他的头“那这样吧,你先休息一下,晚上哥给你接风,明天再送你下去”高天笑着点点头,看他打电话叫人进来。
舒服的泡了一个澡,高天站在酒店的窗户前,在高处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这里就是以后自己生活的地方了,想想明天就要穿上警察制服了,他笑了,原来是军装,现在是警服,自己还真的跟制服分不开呀。拉上窗帘,他舒服的躺在柔软的床上,点上一支烟,抚摩着自己赤裸健壮的身体,想着跟孙哥见面的一切。他可以肯定,跟那个人关系不一般的他,一定是个同志,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是那种带着欲望的目光。比起那个人人,孙哥好象更精神些,一个成熟壮实的中年男人的味道,在警服的陪衬下,更加的有男人味。高天心里的一点东西开始松动,他摸着自己胯下那重要的部位,不知道脱了衣服的孙哥,是不是还是那么优秀,高天笑了,带着淫亵的笑,进入梦中。
因为昨天晚上跟黄哥疯狂了一夜,他睡的很舒服,连中午吃饭也没有醒。就在朦胧中,他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犹豫一下,他没有睁开眼睛。那是一个人的手,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摩着,并顺着大腿向上摸着。高天是那种高壮健硕的男人,虽然有点点发福,但结实的身体仍是很棒的,尤其是他身上还有着一层淡淡的体毛,叫他的身体充满了男人性感的味道。那只手顺着他的腿摸上来,但没有去摸他最重要的部位,绕过那里,摸到他略鼓起的肚子上,摸弄着他带毛的饱满的肚子,那只手继续向上,摸到了他褐色的奶头。因为经常被玩弄,高天的奶头比一般人大许多,而且也是敏感许多,被那只手一抚摩,开始充血的奶头慢慢的硬了,更加突出。高天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呼吸,但身体却还是忍不住起了反应,下面的部位已经开始膨胀那只手开始去摸另一只奶头了,但一个湿漉漉的东西贴到了他这个奶头上,呼出的热气,当然是那个人的舌头。湿热的舌头轻轻的掠过高天充血的奶头,一下,又一下,高天几乎忍不住要哼出来,就这样他的两只奶头一只被舔弄着,一只被手抚摩着。“臭小子,舒服吗”随着低沉的声音,被舔弄的奶头被牙齿轻轻的一咬,高天忍不住呻吟一声,只好睁开了眼,正看到孙哥那亢奋满是欲望的眼睛。
孙哥用手捏一下他硬硬的奶头,直接压到了他身上“兄弟–哥喜欢你,很喜欢你”他灼热的嘴亲到了他的脸上,贴上了他的嘴。高天呻吟一声,抱住了他的身体,两个人的嘴亲吻着,伸出来的舌头缠在一起,吮吸着彼此的味道。“恩–兄弟,喜欢哥吗,告诉哥”孙哥咬着他的耳朵,期待的问,在看到高天肯定的点头时,他激动的抱紧了他,在他的嘴上,脸上狂乱的亲吻着,直接咬住了他的一只奶头,爱极的亲吮着“恩–哥—哦–轻点–恩–奶子咬掉了—”高天呻吟着,迎合的扭动着。孙哥玩过他的奶头后,伏到了他胯下,高天的阴毛很浓密,连小腹上也都是,在茂盛的阴毛里,他那比一般人粗大许多的大鸡吧已经硬硬的挺起。他的鸡吧是浅褐色的,只有那鸡蛋大小的大龟头是紫色的,闪着欲望的光泽,在张开的马眼里已经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淫水。孙哥喘息着,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掉那略带着腥味的那点淫水,湿漉漉的舌头开始一点点的吮吸,亲吻他那青筋爆起的大鸡吧。“恩–哥—哦—哥—”高天刺激的哼着,看着这个出色的警察在为自己口交,不用说,他口交的技术很好,舌头,嘴唇,牙齿,把他大鸡吧每一寸,每一点,都弄了个遍。深深吸口气,张开的嘴慢慢的把他沾满口水的大鸡吧徐徐套进去“恩–哥–哦—-哥—-”高天弓起了身子,孙哥喘息着,他粗大的大龟头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喉咙,但还有一段留在了外面,他激动的抬起头,又伏下去,一下,又一下的套弄着那粗硬异常的大鸡吧。
呻吟着,抬起头,孙哥舔一下自己的嘴唇“舒服吗,宝贝”在看到高天呻吟的点头时,他分开了高天的腿。高天主动的把自己的腿抬起,分开,露出了自己多毛的胯下,他的毛从前面一直连到后面,在那毛茸茸的屁股中间的深沟里,他褐色的屁眼蠕动着,骚浪的诱惑着孙哥的眼睛。孙哥伏下去,扳起他的屁股,叫他那诱人的菊花露得更开一点,自己的嘴亲上去,伸着舌头,亲吻着,舔弄着“恩—哥—哦–好痒–恩—哥—”敏感的屁眼被自己的刺激弄的已经是骚不可耐了,收缩的菊花更是刺激着孙哥的欲望,他扒开那结实的屁股,极力的让屁眼分开,有力的舌头顶着那里“恩—不–不要–恩–哥—我受不了了–恩—”高天呻吟着,浪极的扭动着,弓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蠕动,那被人开发过的屁眼敏感异常,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屁眼深处的骚痒,叫自己骚到心头上。孙哥没有用手去插弄他的肉洞,在后来,高天才知道,他更喜欢进入时的紧迫,被手指插松的屁眼,叫他没有征服的快感。他一次又一次的用舌头去触动那紧闭的肉洞,一下又一下的用舌头顶着,看着这个出色的男人在自己的刺激下呻吟央求的骚样,孙哥的欲望达到了顶点。
他喘息着放开了他,站在了他面前,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四十多岁的他已经开始发福,但粗壮的身体还很结实,有点白白的身体上没有什么毛,那略鼓起的肚子,叫他看上去,整个就是个白熊。高天看着这个逐渐赤裸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脱着衣服,用手撸弄着自己硬挺的大鸡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从小没有父亲,他对比自己成熟的男人十分的喜欢,尤其是那种壮胖的中年男人,更是他的最爱。当孙哥脱的只剩下一条黑色透明的内裤时,他那结实饱满的身体已经一览无余了,胯下那薄薄的内裤根本掩盖不住他的欲望,把他已经硬硬的大鸡吧勾勒的十分清楚。高天忍不住,下了床,跪在了他的脚下,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他隆起的内裤上,爱极的顶着,蹭着。抬起头,看一下喘息的孙哥,他的嘴亲到了被内裤紧包着的大鸡吧上,舌头伸出来,激动的舔着,亲吻着“恩–宝贝–好—恩—爽死哥了—恩—”孙哥舒服的哼着,看着这个赤裸的男人跪在自己脚下的感觉,他激动的呻吟着。高天用自己的嘴和舌头,把他那薄薄的内裤都舔的湿透了,让他那粗硬的大鸡吧整个的显示出来,而且这样隔着一曾东西的刺激更是叫人骚痒异常。他没有把那湿透的内裤脱下来,还叫孙哥转过了身子,开始去亲吻他那被内裤紧紧包住的浑圆的屁股“恩—宝贝—你好坏呀–恩—”孙哥酥软的扶着床,翘起了自己圆圆的屁股,那曾薄薄的内裤在湿了以后,紧紧贴到他屁股上,把他浑圆的屁股显示出来,中间那深色的肉沟也露出来。高天扳着他的屁股,自己的舌头伸进了那内裤包裹着的肉沟里,一下,一下的舔着,这种隔靴搔痒的刺激是他在黄哥那里学来的,那种很刺激,但还得不到满足的刺激,叫人骚到了骨头里“恩–宝贝—哥受不了了–恩—好弟弟–恩—”孙哥弓着屁股,扭动着,隔着内裤被舔弄的屁眼传来的骚痒,叫他控制不住的央求着。高天没有松开他,把他的屁股分的开一点,直接用舌头隔着内裤,去刺激他那褐色的菊花洞“恩—不—不要了–恩—宝贝–哥受不了—哥要你–恩—快给哥吧—”被欲望刺激的已经浑身酥麻的孙哥,渴望的央求着。其实,在临睡觉前的时候,高天已经决定,他要征服这个男人,这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局长,他知道,在同志里,如果第一次就被人征服的男人,会在这里心里重重的留下这个人的身影。
他抬起头,看着趴在床上翘着屁股的警察局长,自己的欲望膨胀异常。摸着那被湿透了的内裤包裹着的浑圆的屁股,手指摸着内裤下蠕动的屁眼,他另一只手也伸过去“嘶啦”一下,薄薄的内裤被撕开了,沾满口水的白嫩的屁股中间露出来,那被人玩的已经是深褐色的屁眼撩人的收缩着,刺激着他的大鸡吧。高天喘息着“啪”的一下,把自己的口水吐上去,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孙哥呻吟着,想爬起来“哦–宝贝–等一下–恩—有油的”他又爱又怕的看着高天胯下那粗硬异常的大鸡吧。高天淫亵的笑着,他不需要油的,他就是想叫这个男人尝到被自己征服的痛苦。他粗硬的大鸡吧顶到了孙哥挣扎的屁眼上“啊–不–不要呀—宝贝—你会操死哥的–啊—”在孙哥象是痛苦,又象是挣扎的扭动下,借着口水润滑的大鸡吧一下顶开了他不是很紧的肉洞,在孙哥的哼叫声里,徐徐的干进去—-。虽然他的屁眼已经不是很紧,但没有太对准备的屁眼还是没有那么松,再加上高天的鸡吧又是粗大异常,仿佛第一次被人开苞的撕裂般的痛苦,叫孙哥抖动着,紧紧抓住了床单,那几乎要贯穿自己的大鸡吧已经深身的插进来,插到了根。高天看到他那痛苦的样子,心里一软,抱住他,亲吻着他颤抖的身体“哥–恩–我爱你—”就这样一句话,孙哥的心软了,屁眼也软了,那种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占有的快乐与幸福,叫他的痛苦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他激动的扭过头,看到了高天眼里浓浓的爱火“恩—宝贝–哥也爱你—恩—”他的嘴迎上了高天的亲吻,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两个人的嘴缠绵在一起。高天抚摩着身下的这个警察局长,心疼的咬着他的耳朵“哥—还疼吗–恩–”孙哥呻吟着,紧紧包裹着大鸡吧的屁眼收缩一下“恩–臭小子—哥叫你操死了—恩—”高天笑了,大鸡吧开始抽出一点,慢慢的插进去“恩—宝贝—来吧–恩–哥要—恩—”孙哥骚浪的呻吟着,忍受着屁眼里那种涨满的抽动,迎合的扭动着—。
孙哥的屁眼不是很紧,但包裹着进出的大鸡吧却很舒服,尤其是那种热乎乎,肉肉的收缩,更是那些生涩的年轻人比不了的。低头看着被自己大鸡吧抽弄时,操得一翻一合的肉洞,感受着那肥美动人的包裹,听着他骚浪聊人的浪叫,高天抓着他的屁股,大鸡吧开是用力的插着,顶着“哦–哥—爽死大鸡吧了–恩—你夹死我吧–”他呻吟着,享受着这个中年男人对自己爱的奉献。孙哥扶着床,扭动着迎合的屁股,骚浪的哼叫着“哦–宝贝—大鸡吧操进肚子了–啊—来吧–操死哥吧–恩—哥爽死了—”两个人淫浪的呻吟着,疯狂的顶撞着—-。在孙哥腿有点软时,两个人换了个姿势,孙哥仰在了床上,抬着自己的腿,那被大鸡吧插的张开的屁眼蠕动着,露出里面的嫩肉。高天呻吟一声,把自己的大鸡吧顶上去,屁股一挺,一下子就干进去,两个人的嘴亲在一起,下面也连在一起—-。

第四章 酒后乱性

抱歉,隐藏内容须成功 登录 后刷新可见!

 

 

恶恐人知,便是大恶!
【爱搞帝】 » 《熊警性事》(完结)

常见问题FAQ

网站解压密码是什么?
网站统一解压密码:www.aoogod.com 因资源特殊性绝对不要在线解压,如不想下载请勿在本站消费,谢谢合作!
下载相关问题
最新资源是寄存在新的网盘,下载需要将手机浏览器标识设置为电脑版或者下载网盘app配合使用(ios建议使用第三让浏览器),网站已经启用云盘链接检测功能,下载是请等待检测结果,有效或失效均有提示,如没看提示购买造成任何损失网站不接受处理
充值问题
网站启用24小时无人工值守自动到账,充值产生二维码1分钟内使用,超过可能导致不到账,一个二维码只能用一次,重复使用不会到账,最低充值是10元,10元以下充值不会到账
下载次数问题
下载次数为每天10次,同一部资源请勿重复下载,会被扣次数,下载次数系统统计不可逆。如果间隔超过24小时还不能下载清除浏览器从新登陆即可。体验会员第一次和第二次购买间隔需达到或超过24小时,否则无法享受二次购买特权